INFORMATION

媒体资讯

郎朗:用简单的方式最低的成本启发音乐“灵性”

日期:2017-12-07  点击率:52

访谈实录

主持人:新浪的各位网友大家好,今天我们荣幸邀请到了国际钢琴大师、联合国和平大使郎朗先生。郎朗先生您好,可以跟新浪网友打声招呼。

郎朗:亲爱的新浪的网友们大家好,我是郎朗。今天非常荣幸参加新浪教育盛典,也有幸和非常厉害的这些做公益的大咖们一起探讨了一下关于教育公益的未来,而且是怎么样来结合科技。

主持人:我们也非常欢迎您来参加本次盛典。您是第一次参加教育盛典,今年的主题是教育之变,我知道您对国内和国外的孩子们都有进行音乐教育,以您自身的经验,这几年教育方面您感受到什么变化?未来您对教育变化有没有什么期待呢?

郎朗:对我本人来讲,音乐教育改变了我的人生,我说的人生不只是改变了我的职业,更多是思想方面,或创造性,包括国际化方面的改变。现在我们如果是按照学钢琴的人数来讲,这不是一个令人担忧的事情,但是如果是一个大的方向,我们的世界变得越来越快,速度越来越快,在这样大的环境里,如果说踏实来做艺术的话,并不是特别顺势的。

在特别实际的时代,音乐教育成为一个非常大的问题,很多时候,这并不是出现在中国,包括世界发达国家,也经常是音乐课被砍掉,艺术课被砍掉。

1997年,我第一天留学的时候,在美国费城上高中,没有音乐课,但是在我老家沈阳都有音乐课,用的乐器可能是风琴来教,但是不管怎么说是有这样的一个兴趣,还有这样的一个科目在里面。我想有朝一日在我的影响力能够担当起这个责任的时候,一定要把音乐教育,尤其是公益音乐教育,免费让大家来学习这个方面一定要做起来。

另外,我发现,音乐课没有不光是经济上的问题,更多是感觉,大家根本就不太在乎,从观念上觉得这有什么重要的,你能弹首曲子不能证明你能更好。我们人越来越实际了。

但是你看各行各业的很多的人,有的时候是小时候学(音乐)的这些人,他们最后会一直受益,有些人到了一定的年龄,会觉得我们真的是缺少这样的教育,包括我们很多非常成功的一些人士,不管是企业家,他们见到我第一句就说,你爸对你小时候很严。很多人都说我希望我小时候有像你那样的爸就好了。

大家对艺术有很大的渴望,而且没有学到艺术的时候,会感觉失去一些东西,虽然学了可能会感觉失去一部分童年,但是换来精神的享受是不能用言语表达出来的。

所以我现在的想法就是说怎么能让小朋友们或者让年龄大一点的朋友能非常快乐的,很容易的当然不能说是速成,这种是不可能的,慢慢的来吸收音乐的养分,不能说快乐起码是享受性的学习音乐,不是被逼无奈,或者是非常艰难的选择音乐,不是这样的,是一种比较有趣味性的,这就要创造内容。

另外要培养老师,不是说大家都活在另外一个世界上,有可能是你活在另外的世界上,怎么样实践,这就是怎么样建立一个系统,今年是第十个年头,我们非常高兴在近五年我们研究了一套用最低成本创造出更成功的一个让大家很自然的爱上音乐的一套课程——有灵感的音乐教室。什么都是有灵性的,对音乐这更是最基本的东西,在音乐上你练得多还得有灵性才能成功。

主持人:灵性不是所有人都有的。

郎朗:是可以启发的。

主持人:您是做启发的这项工作?

郎朗:而且我做这个是免费的,这是最重要的。你也可以用一千万买一堂课,但是我们要以最简单的方式,最低的成本换取最好的教育模式,当然,你要想成为真正的艺术大师,必须要有很好的大师来教育你,这个就不知道到底会不会是免费的了。我认为,伟大的艺术家看到真正有才能、放光的你的时候,绝对不会管你要一分钱,他完全是为了你付出觉得他挺幸运,把自己的这份爱奉献出来,我觉得每个人都是这样的。像我遇到的这些伟大的大师,经常上完课还请我吃饭。

主持人:是非常细惜才的。

郎朗:对。这是我们追求的最佳的教育方式。

主持人:这也是我们大家希望看到的模式。去年的时候,我有幸在清华大学看到101钢琴家的演出,当时蛮感动的。不管是老人还是孩子,大家越来越对音乐教育很感兴趣,也有很多人像您一样也为大家传输这种思想。我想知道您成立郎朗国际音乐基金会初衷是想为大家做一些什么样的事情,包括您现在在做什么项目,是不是可以介绍一下?

郎朗:当时10年前的时候,当时想两方面,一我是觉得我看到音乐并不是很受重视,很生气,好像每一个音乐家都在自己的领域中做的都很成功,但是好像出来为别人发声音的人并不是特别多。这个行业有点自私,当然也有很伟大的人。

我还是想做一个不自私的人,另外我觉得,在我巡演期间,那时候我会看到很多有才能的小孩,都问你能不能帮我一下,怎么能帮我推荐一个人,我一个人的力量还是有限的,不能最后成了一个中介公司了,我也没那个精力。干脆我做一个平台,让团队的人来帮助,我来帮他们指路,具体工作我不能做。开始以这个想法。另外,当时我想可能会很慢的发展,怎么样才能创造出一个内容来创造一个系统,这是太困难了。

主持人:需要一个很漫长的过程?

郎朗:对。没有这条路,要重新开辟一条路,让大家相信这条路是对的,这是非常难得的过程。能让完全对音乐不敢兴趣的学校和老师,比较苛刻的校长,你能打动他们是很难的事情,家长是另外一码事。

我感觉比较骄傲的事情就是我们在这10年内一步一步找到了这个系统,现在这个系统已经比较成熟了。这时候就可以大举进攻到各个城市和各个国家,我们示范的学校已经做好了。

下10个年头,包括我们今年年底明年年初会在国内建立我们的郎朗基金会中国,完全是这个,原来就是你要建立这种基金会是没有可能的,你只能在什么什么的伞下做一个小小的基金,这也没什么不好,但是你想做大是不可能,要受很多限制。

必须要以完全独立的机构,可以去选择,去跟谁合作。所以我觉得为什么今天来,也是看到很多新的朋友,看到各行各业,现在有很多科技公司很感兴趣,科技类有一个好的智能教室的话能解决很多问题,像我们探讨很多人不愿意去偏僻的山区,真是不愿意去,也不能说砸1亿你去,这也做不到。

这时候AI就很有用,然后你可以让一些老师每年做像巡演一样,让他们巡演做教育培养,这样的话就能做出来了。但是你每一天的落实可以借用人工智能。

主持人:其实我们也能够看到,虽然您和您的团队在走一条非常长的路,然后现在慢慢也差不多看到了光芒,不管是有多么艰辛、多么辛苦,因为大家爱做这个事情的,大家也是开心的,应该是非常享受这个过程的?

郎朗:这可以说是我做的最享受的事情,包括我和新浪网上每周都有公益课堂,有时候特别困特别累得不行的时候,突然想起来,这周还得上课,经常飞机上、车上来一段。很多人说你能不能把质量高清一点,那就没意思了,约翰施特劳斯创作《多瑙河》的时候,是在衣服上写的,当时找不到纸,有时候人的灵感产生于突然能给你灵感的地方,做公益也是这样,并不是死的东西,而是一直在创造内容,怎么来沟通,这个是最重要的。

主持人:今天也非常感谢您的分享,最后我们也希望您能给新浪教育带来一些小的祝福?

郎朗:新浪教育是我非常尊重的一个非常棒的平台,像今天这样的教育盛典,确实是非常地特殊,我也见到了很多真正热爱教育的人并不是嘴上说的人,真正做事情的人,大家能在新浪教育这样的平台上面能把教育理念做得更丰富,更多的人来探讨、选出更优秀的解决方案。我也希望我的基金会从明年开始在国内可以和新浪教育有一些项目可以一起联手做,可以一起参与。

主持人:我们非常荣幸。